徐少春:重构数字战斗力 释放禁锢价值

金蝶新闻

2021-01-18

“最坏的时代,最好的时代”
首先要问大家一个问题,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?我想每个人在回味2020这一年的时候,可能都是感慨万千。我引用英国文学家狄更斯的一句话“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”。
 
为什么是一个最坏的时代?我想对于每一个人,2020年都是刻骨铭心的。截至今天,全世界新冠肺炎确诊人数7600多万,死亡人数170多万。今天我们还戴着口罩,未来相当一段时间我们还摘不下口罩,这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,也对我们的经济造成了影响。据专家预测,今年全球经济会下降3%。
 
但是我想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一方面,非接触经济迅速崛起,很多企业用了云服务后生产运营没有停滞,人与人之间不需接触,经济交易照常运行。另一方面,大数据是2020年应用最广泛的一年,疫情精准防控的背后就是大数据。一个小小的二维码,其实背后就是大数据技术。每一个企业家也认识到,数字化转型不是你愿不愿意,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了,而是你没得选择,必须要进行数字化转型。
 
我们也可以看到,尽管全球经济下降了3%,但是中国在前三季度实现了正增长。当然,这也是一个互联网3.0的时代。1.0时代就是链接,2000年互联网刚兴起的时候,企业都是通过一个网页,一个链接展示它的产品和服务。2.0时代就是交易,企业与企业之间通过电商平台可以进行交易。现在进入了3.0时代,就是管理。每一个企业的财务、供应链、生产制造管理,要跟整个产业链全部进行拉通,进行重构。互联网大潮已经蔓延到了每个人脚下,到了每个人的管理中,其本质就是互联网进入了管理3.0的时代。
 
企业数字化转型目的:释放禁锢价值
 
 
 
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目的是什么?我们为什么要进行数字化转型?最新的一份研究显示,传统的商业转型毫无疑问仍能给企业带来价值,帮助企业获得一定增长,但是新技术的采用给企业带来的商业新增价值更加明显,这两个价值之间有一个巨大的缺口,叫禁锢价值缺口。这是一种被隐藏的,不为人知的新的价值和力量。数字化转型能把潜藏在每一个企业中的能量激发出来,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。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目的用一句话概括,就是要“重构数字战斗力”,新的数字经济和新的业务能力将变成企业新的战斗力。 
 
企业数字化转型金字塔模型
 

 
我们常用金字塔模型来阐述企业数字化转型。首先是运营转型,以客户为中心,端到端的重构。然后是产品和服务的转型,产品要智能化,制造要服务化等,这个转型将会带给你更高的价值。再上一层是战略和商业模式的转型,这会带来比前两个转型更明显的价值。最后一层是文化的转型。
 
第一个转型是运营转型
 
运营转型的核心就是原来用的ERP要向EBC转变。ERP过去以计划为核心,把企业的资源进行重新计划管理,进行定单和生产的平衡,但是现在这些观念其实已经过时了。
 
华为CEO任正非常讲,我们要多打粮食,增强土地肥力。什么叫增强土地肥力?就是企业的运营管理要更加简单化、反应要更加快速化。我们在给华为提供服务的过程中,发现大兵团作战的能力非常强,其背后原因就是运营的数字化。
 
运营数字化的核心主要体现在这几方面:过去是以ERP为核心,现在和未来将以EBC为核心;过去是业务驱动,未来我们更强调数据驱动;过去是信息化,禁锢价值没有激发出来,未来我们要把这个禁锢价值缺口弥补,要把隐藏的力量和能量激发出来,这是运营转型的根本。
 
第二个转型是产品和服务转型
 
金蝶有一个客户叫中车株机,是高铁、动车的制造商。我们有幸为他在株洲的动车制造厂进行服务。中车株机也在进行转型,拟从轨道交通车辆的供应商,转型为轨道交通综合服务商。目前他们在16个城市建立了具有现代化服务功能的轨道交通车辆4S店。在马来西亚吉隆坡,中车株机提供免费机车,但4S店服务是收费的,这体现了一个制造企业从输出产品向输出“制造+服务”的转变。我们正在帮他们打造一个基于金蝶“苍穹+中台”的方案,来建立一个运控中心,以支持其服务转型。在中车株机的全球调度和服务运控中心里,可对采购席位、物流席位等进行一站式综合调度,全部是数字化的。不管中车株机的动车在哪个国家、哪个地区运行,都可提供24小时的及时服务。通过我们的支持,中车株机的服务工单处理效率、准时完工率将提高至96%,因器械造成的产品质量下降也可以降低30%。
 
像中车株机由产品向“产品+服务”转型,甚至是向服务商转型,这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制造业趋势。产品与服务转型的一个目标就是以客户成功为目标,过去我们强调要产品化,未来其实是服务化;过去我们强调功能化,未来其实是场景化,就是怎样让客户在你为他提供服务的场景体验更好;过去我们强调个性化,未来是智能化。
 
第三个转型是战略与模式转型
 
微软10年前股票跌至历史最低,市值不到5000亿。2014年微软聘请了印度人萨提亚·纳德拉作CEO,开始全面转型,倡导“移动为先”和“云为先”,构建开放的商业生态,为任何人在任何设备上提供跨平台的软件服务。纳德拉写了一本书叫《刷新》,很多人都看过,讲述了微软这样的巨型企业也在进行战略和商业模式的转型。过去我们买他的Office等软件,都是要买到本地,现在只需要订阅,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。我们看到微软在新CEO上任后,6年时间重回巅峰,市值已超过1.6万亿美元。微软的转型也让我们看到商业模式的改变是多么不易。
 
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企业,包括深圳的企业也正在进行商业模式的转型,而数字化在里面扮演了重要的支撑作用。战略和商业模式的转型,过去我们强调价值链,其实未来强调的是价值网络,已经不只是一个产业链,而是产业的价值网络;过去是强调产品的买断,未来其实是服务的订阅;过去我们和客户的关系是买卖关系,未来是长期的战略伙伴关系;过去是资源的占有,未来是数字的共生,连接比占有更重要。
 
第四个转型是文化转型
 
从《刷新》这本书中可以看到微软也在进行文化转型。2014年微软CEO上任之际,也是金蝶同步进行转型的时候。金蝶过去6年进行了剧烈的云转型,过去我们卖软件产品,现在我们提供订阅服务。过去我们的产品也是一个软件包,现在和未来其实是一个云服务平台。这两年当中,我也开设了一个微信服务号“徐少春个人号”,每天可以收到上千客户来信,我可以知道客户在想什么,知道服务过程中还存在什么问题。
 
从2014年5月4日起,我每年都在“砸”。2014年把笔记本电脑砸了,凭一部手机移动办公。2014年8月8日,我把服务器砸了,变革传统ERP,这种砸很大程度上是表达转型的不易。推动一个转型是多么不容易,阻力在哪里?阻力很大程度上是中层干部不能很好的执行,员工理解不了,而其实真正的阻力就在我们企业家本身。在我们自身,在我们的内心当中,真正的阻力不是别人,而是我们自己。所以我们怎样超越自己?放下小我,成就大我,真正做到以客户为中心。
 
金蝶哲学
 

 
过去两年,我们推出了金蝶哲学,规定了8个利益相关者作为员工应该奉行的价值准则。比如说客户,价值准则就是企业经营者对成长的渴望,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,我们提供的不是一个软件,也不仅仅是云服务,而是通过云,让我们有机会跟客户链接起来,有机会为他提供持续的服务,大家彼此成长。比如说对员工我们强调哲学共有,未来共享。对伙伴强调风雨同舟,肝胆相照,共创共赢。
 
过去几年当中,金蝶云转型走在逐步成功的道路上。2014年,金蝶云服务收入几乎为零,今年上半年我们云服务收入增长了45.1%,云收入已占整个集团的57.5%。同时,金蝶在过去6年当中,市值已翻了12倍,我想这才是刚刚开始。
 
每一个企业要数字化转型,其实最重要的是突破文化的瓶颈,文化转型、打破束缚才是关键。过去我们很大程度上是以自我为中心,现在和未来要强调以客户为中心,真正把客户放在自己的心里。过去是自我束缚,未来我们要打破束缚,放下小我,成就一个大我。如果我们每一位员工不是以他坐的位置为中心,不是屁股决定脑袋,而是真正做到从社会和行业以及企业董事长的视角来看整个公司,我相信就能做到人人是CEO,就能打破束缚。
 
关于企业数字化转型,很多国外资料里提供了公式,看起来很有道理,但是我更愿意说其实企业数字化转型就是企业成长的过程,企业成长的过程就是每一个人内心寻找光明的过程。企业的数字化转型,转型就是转心,转心就是成长。
 
2020年即将过去,新的一年即将来临,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一年里,虽有挫折,但其实也是我们的机会。挑战即机遇,烦恼即菩提。
 
深深地祝福大家,谢谢大家!